• <label id="wlwwo"><button id="wlwwo"></button></label>
    <mark id="wlwwo"><ol id="wlwwo"></ol></mark>

         

        畢業季|黃文靜:告別經管的第“N+1”種方式


        66班,曾擔任清華大學學生教育扶貧公益協會(SAEPA)周末支教部部長,曾獲清華大學志愿公益優秀獎、學業優秀獎、暑期社會實踐校級支隊銅獎。大學四年,她從閱讀寫作與志愿公益中發掘自己的無限可能,帶著熱忱與希冀走向未來。畢業后攻讀清華大學中文系語言學碩士。

        1_meitu_1.jpg 

        黃文靜

        四年前,她帶著對未來無限可能的憧憬來到了清華經管學院;在這里,她學習、讀書、做公益,在不斷地嘗試中認識世界、了解自己,找到了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在經管,成功的定義本來就是多元化的,而她也在這里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路——勇敢地追逐理想,也許恰是人生意義所在。

        ——編者按

         

        與經管的“相遇”

        高中讀文科的黃文靜,一直對自己理科知識的欠缺存有遺憾,希望在大學可以有所補充,成為一個文理兼備的人。在被清華嚴謹、理性、務實的校風吸引之后,了解到在經管學院不僅能學習系統的經濟學專業知識,還可以接受廣博的通識教育,她認為這里是最適合自己的選擇。同時,作為一個有點浪漫主義的文藝女青年,黃文靜也希望自己性格中理性和感性的因子可以更好地融合。2016年的那個夏天,她選擇了報考清華經管,從此,開始了她與經管的故事。

        在經管四年的本科的學習給她帶來了什么?黃文靜說:“對于我來說最大的影響是塑造了一種思維方式,思考問題的方式發生了轉變?!?/span>

        她回憶道,大一時“經濟學原理”這門課程對她有很大的影響。理性人做選擇的時候要權衡成本與收益,忽略沉沒成本,考慮機會成本。在日常生活中,黃文靜也逐漸學會運用這種思維進行權衡取舍,對于需要及時放棄的事情不再糾結,看待得失也更加豁達。

        黃文靜認為,經濟學研究的方法其實也適用于其他科學。通過經濟學的學習,她開始走出個人的狹小視角,遇到問題會從微觀、宏觀不同層面考慮,從不同的主體角度來分析,不再囿于自我,更加關注他人和整個社會。了解我們所處的經濟社會是如何運行的,幫助黃文靜認識個人與這個世界的聯結,尋找自己當下的定位和未來的規劃。通識課組中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課程的學習,譬如“物理學概論”、“社會學概論”、“批判性思維與道德推理”(CTMR)等,使得她看待世界更加多元和包容。

        “雖然之后的研究方向并不是經濟學,但我相信在經管本科四年的學習對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從不遺憾?!秉S文靜認為每一次選擇其實是一道證明題。

        探索生活的深度與廣度

        本科期間,懷著用一團火點燃滿天星的信念,黃文靜開始了自己的教育公益之路。她在大一就加入了清華大學學生教育扶貧公益協會(SAEPA),與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參加和組織協會的周末支教、“雅韻心傳”及“享讀計劃”等項目。對教育始終有著強烈的熱情和責任感的黃文靜希望能夠通過支教實現一些想法、達成哪怕一點點改變。在她看來,支教使自己能夠前往另一片天空遇見不一樣的孩子們,解答他們的好奇心,給他們關愛和鼓勵。

        “盡己所能去做一點事情”是黃文靜始終堅持的理想。在不斷參加志愿公益項目的過程中,她對公益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思考,明白了志愿公益考驗的既是持久的熱情,也是沉得住氣的耐性。

         2_副本.jpg

        黃文靜在支教活動上作報告

        大二擔任SAEPA周末支教部部長后,黃文靜在社工上花的時間精力也多了起來。面對社工與學業的雙重壓力,黃文靜也有自己的平衡技巧——抓主要矛盾。她一直有做規劃的習慣,長期為每個學期,短期為每周甚至每天。她會把要做的事情全部列出來,把任務分到最合適的階段做,并對計劃進行及時的調整。

        “做周末支教的那一年,我和部長團的其他同學,會在學期初就先聯系好支教學校。這樣到了期中期末的時候,大家就可以將主要精力放在學習上。我們在期末考試考完之后會做一個學期總結,再為下一學期的工作制定計劃?!秉S文靜坦言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想要盡可能地多做一些事情離不開有條理的時間規劃和管理。

        除了堅持參加公益活動、社團活動,黃文靜還通過參與助研和實習,努力探尋未來的發展方向。她做過經管學院的助研、人文學院的SRT項目,在金融行業、互聯網行業以及出版社都有過實習經歷。

        足跡更少的

        “為什么選擇去中文系?”

        這個問題黃文靜被問了無數次,她的回答也很簡單,因為喜歡。

        黃文靜一直是一個熱愛文學的人。她說:“閱讀就是一個交流的過程。相當于我們在聽另一個人說話,而那個人跟我們的背景、經歷并不相同,我們通過讀書去了解他筆下的那個世界和他所處的那個時代。讀的書越多,就會發現自己越來越容易去理解和共情,另一方面,在理解別人的同時,我們也在發現自己真正是一個什么樣的人?!?/span>

        閱讀和寫作還是她感受自由的方式。她分享自己在考試周會讀更多的書,因為考試周每天都在復習,尤其需要一段思想放松的時間。她說:“有時候,下課經過學堂路,去文圖的書架旁邊翻一翻書,就可以帶來逛商場的愉悅感?!倍鴮懽?,哪怕只是寫一些零散的小句子,可以滿足她對這個世界的傾訴欲和自我表達欲。她從文字中審視和發現自己。

        正是抱著對語言文字的熱愛,她選修了漢語言文學雙學位。通過學習專業課,她了解到文學之外的語言學方向。當時黃文靜覺得,和身邊同學相比,她可能在人文學科的課程上主動投入的精力更多,學起來也更快一些。她漸漸意識到這或許是自己的比較優勢所在。

        大三去法國交換的經歷對她來說影響頗深。她回憶,當時選擇去法國交換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正是她發現法國人尤其為他們的母語感到自豪,于是很想去親身體會法國人的語言和環境。交換期間除了上幾門專業課之外,她還認真選修了法語課程,“人類有很多很多種自然語言,它們的深層結構是有某種共通之處的,語言學研究的正是那些共性與個性。我當時在學法語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將法語和漢語、英語進行對照,尋找其中的規律使我感受到樂趣?!?/span>

        交換期間,即將面臨下一個岔路口的她,希望能在另一個更清醒的時空為自己的未來確定一個方向。當時的她接觸了三個主要領域:在經管學的經濟和金融,在法國交換期間學的管理學,還有就是在中文系雙學位了解的文學和語言學。在清晰地認識到自己對語言學擁有更濃厚的興趣和比較優勢之后,她就著手開始準備,在法國期間自學了“語言學概論”,了解語言學包括哪些細分方向。

        確定方向后,黃文靜在大三下學期開始旁聽組會,學習基本的學術方法和態度。在句法基礎課上,她收獲頗豐。句法學最吸引黃文靜的是理論的創新性,理論體系一直處于一個不斷發展、辯證否定的過程當中。加之黃文靜從小對漢語的熱愛,她認為現代漢語語法體系的建構和完善是一份很有責任感的事業。

        3_副本.jpg 

        黃文靜

        談及自己的選擇,黃文靜這樣說:“我在大學剛入學的時候看過一篇文章,講的是‘離開經管的20種方式’,每位畢業生在離開經管的時候都找到了自己喜歡的那一種方式。我覺得這是大學對于我來說很重要的一點,經過這四年的學習和生活,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學會聆聽自己的內心。我一直提醒自己,并不是大多數人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而是要去走屬于我自己的那條路。一方面要多去嘗試和探索,努力練就選擇的魄力;另一方面需要用心學習和提高自己,擁有做選擇的能力?!?/span>

        黃文靜的故事可以用“從心而向”四字形容,不管是選擇經管還是離開經管,都是聽從內心的選擇。她用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追尋你所愛,需要的不只是熱情,還要用充足的準備、足夠的勇氣和不變的堅持。告別清華經管有N種方式,而我們可以定義屬于自己的“N+1”。

         

         

        供稿:清華經管學院團委

        采訪/撰稿:經管團委記者團 王樂童

        編輯:張曉雪

        審核:趙燕

        加拿大28走势